相关文章

“恺撒”军舰神秘爆炸 苏联强大的海军梦被震碎

来源网址:

  俄罗斯日前宣布将花费20万亿卢布用于更新装备,但大量资金会用于进口北约武器,这让许多俄罗斯人难以接受。有俄军事专家警告说,向潜在的敌人购买武器势必存在这样那样的隐患,1955年意大利赔付苏联的军舰“恺撒”号神秘爆炸就是证据之一。事实上,关于“恺撒”号沉没这起公案,俄国内外始终存在不同的说法,毕竟这件事影响很大,一度使苏联放弃建设远洋海军长达10年之久。

 

    战利品成苏联最先进军舰  作为传统的大陆国家,苏联海军一向是作为陆军的侧翼,被放在次要位置上,但二战让苏联领导人意识到,没有强大的海军是不可能保卫国家安宁的。所以二战一结束,盟国便开始讨论处置轴心国战争赔偿问题,军舰自然也列在赔偿品之列。经过艰苦的讨价还价,苏联获得了意大利“恺撒”号战列舰。这令苏联海军总司令库兹涅佐夫元帅喜出望外,因为“恺撒”号将成为苏联吨位最大、战斗力最强的军舰,为在战争中损失惨重的苏联海军带来复兴的希望。  在谈判期间,“恺撒”号一直停泊在美军控制下的塔兰托港,直到1949年确定“恺撒”号移交苏联后,该舰才转移到西西里岛的奥古斯塔港。同年2月3日,500多名苏联官兵登上“恺撒”号,前往该舰新的母港塞瓦斯托波尔。但在交接过程中,意大利和美国方面千方百计制造麻烦,不是在零部件供应上“缺斤短两”,就是故意向苏联交付有缺陷的技术图纸。  到达塞瓦斯托波尔后,“恺撒”号更名为“诺沃罗西斯克”号。经过一番准备,“诺沃罗西斯克”号重返地中海,成为苏联海军地中海分舰队的旗舰,从事监视和尾随西方国家军舰的任务。这不可避免地会激化陷入冷战的东西方关系。有一次,“诺沃罗西斯克”号停靠在法属突尼斯的比塞大港,苏联水兵们到集市上采购生活物资,在装回军舰冷库的一批面粉里,竟然发现了炸弹。事后,苏联海军认为,这是北约间谍和法国殖民当局共同策划的一次未遂阴谋。

 

    诡异的午夜爆炸  1955年10月28日晚6时许,一个名叫斯莫利亚科夫的军官突然接到命令,要求他将分舰队旗舰指挥所转移到“诺沃罗西斯克”号战列舰上,并命令他前往那里担任分舰队作战值班员。本来,分舰队旗舰指挥所一直在岸上,不知为何,这一次突然要转移到军舰上。  晚上7点,指挥所安排妥当,“诺沃罗西斯克”号上升起了旗舰灯。10月29日凌晨1点,斯莫利亚科夫接到各单位值班员的报告,一切正常。随后,斯莫利亚科夫向黑海舰队司令部值班员作了报告,然后就上床休息了。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和撞击声将斯莫利亚科夫从朦胧中惊醒,他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表:1点30分。他立即冲出值班室,借着远处的灯光,隐约看见舰艏的主炮塔前笼罩着一团黑烟。他还发现,船头甲板上出现一条大裂缝,而甲板下面正好是水兵宿舍,许多水兵正从里往外抬伤员,可能已经有人牺牲了。这时,助手报告说,初步判断,可能是舰艏甲板下的汽油库发生爆炸。潜水员下水调查后认为,“诺沃·罗西斯克”号舰底前部受到来自外部的爆炸,爆炸从下至上击穿了整条战列舰,并且卷起大量海底泥沙。  由于电话中断,斯莫利亚科夫只好利用信号灯向舰队基地求救。2时左右,黑海舰队司令员巴尔赫米科上将一行人赶到,这时,冰凉的海水已经涌上前甲板,并灌入主炮塔内,整个船头已经开始下沉。3时30分左右,“诺沃罗西斯克”号上的无线电通讯完全中断。不久,战列舰的前部被海水完全淹没……

 

    苏联海军的噩梦  “诺沃罗西斯克”号爆炸共夺走608条性命,是苏联海军史上最惨重的事件之一。事发几小时后,苏联部长会议迅速成立事故调查委员会。由于这次事件暴露出苏联海军指挥官指挥失误、贻误战机等一系列“黑暗面”,因此在那个年代,所有调查材料均被打上“绝密”字样锁入中央档案馆里。  解密档案显示,“诺沃罗西斯克”号在海面上漂浮了2小时44分钟。本来它是能够自救的,但总指挥巴尔赫米科上将轻率地估计了爆炸后的状况,没能迅速采取有效措施,反而下达了一个外行而且是迟到的命令:用小功率拖船将受伤的战舰拖向岸边。结果,眼睁睁看着“诺沃罗西斯克”号沉入海中。  至于这起爆炸的原因,苏联和俄罗斯官方的意见是舰艏底部碰上了遗留在港湾里的德国水雷。苏联1944年解放塞瓦斯托波尔港后进行了长时间的扫雷,可还是无法确保港区水域的绝对安全。但西方出版物的主流观点是意大利蛙人特种部队炸沉了这艘前意大利战列舰,而且在1949年美国占领军当局向苏联移交军舰前夕,意大利原造船厂曾奉美国之命对军舰进行了改装,故意使其负载超重,使战列舰不沉性能指标大大降低—这也是后来军舰沉没的重要因素之一。  有一点是肯定的,该事件直接导致苏联领导人对建设远洋海军失望。就在爆炸事件发生后不久,坚持发展大型远洋舰艇的库兹涅佐夫元帅被解除海军总司令职务,苏联海军由此走上一条强调潜艇和远程导弹的畸形道路,直到1964年赫鲁晓夫下台才有所改观。更重要的是,“诺沃罗西斯克”号的沉没,坚定了苏联依靠本国军工业提供先进装备的决心,任何从外国进口关键武器的想法都被彻底抛弃了。

1943年初春,黄河决堤,河南遭受特大洪涝灾害。寓居重庆的宋庆龄闻讯心急如焚,决定出面筹办一次国际足球义赛来筹款,各界人士热烈响应。经过协商,中国方面很快诞生两支球队:重庆体育健儿组成的“东平队”和各地足球名将组成的“沪星队”。国外方面,

抗战期间,国民党政府总参谋长白崇禧聘请著名教授、翻译家乔大壮当参议,并讲明不过问政务,只做些不相干的应酬文字。有一次,白崇禧将乔大壮的文稿改动了几个字。乔大壮立即面见白崇禧,严厉指责:“阁下是总参谋长,我是中央大学文学教授,各人自有一行。